Dave Kopel 柯大為研究論壇 > 莫里奧理人的教訓

莫里奧理人的教訓

和平主義的短暫歷史

Dave Kopel 柯大為, Paul Gallant & Joanne D. Eisen著

從前有一群莫里奧理人。具有波里尼西亞的血統,人們相信其為距紐西蘭東方540哩由四個主要島嶼組成之查特翰島的首批居民。

根據對他們的語言,骨骼殘餘及史前古器物的研究,學者們斷定莫里奧理人和最先居住在紐西蘭的毛利人部落是同一個祖先。莫里奧理人可能約在13或14世紀從紐西蘭移民到查特翰島。莫里奧理人隨之也帶來了野蠻和吃人文化。但他們的首領努努克-偉諾瓦對他所目睹的一場場無盡的戰爭漸漸厭惡了,他跳到對戰的兩軍之間,命令停止戰鬥和野蠻!震驚的武士們紛紛退下來。根據麥可王的莫里奧理人傳{重新發現的民族}所載,努努克命令:「大家聽著!!!從現在起,永遠再也不許今天這樣的戰爭重演!從今天起忘記人肉的味道!所有拒絕遵守努努克命令的人將受到詛咒:內臟將於違反之日腐爛!」

並且,幾乎在一夜之間,敵對的野蠻的文化變成了後來被印度聖者甘地所稱之「不殺生」或「非暴力」民族文化。多數人認為莫里奧理之哲學為和平主義。正如麥可王所註,距離的隔膜阻斷了查特翰島民和與他們想法和行為完全不同的民族的聯繫,卻使他們的文化得以持續發展,並成功奉行努努克之法律。

但是莫里奧理的和平主義世界隨著陌生人的抵達而宣告暫停。於1791年11月27日,28歲的英國海軍中尉威廉-羅伯伯頓,查特翰雙桅船指揮官,發現了這片從未被發現的土地,便為國王喬治三世在莫里奧理人被掠的土地上插上英國國旗。歐洲人給莫里奧理族帶來了毀滅性的疾病,約10-20%的族人喪生。

塔日那科是紐西蘭的幾個毛利族之一,他們是沒有生活在努努克禁令下的一支不太和平的民族。他們確實瞭解查特翰島上莫里奧理人的和平天性,於是于1835年,塔日那科毛利人決定移民到查塔姆。住在紐西蘭的毛利人大多數都經歷了長期的並多次取勝的反抗白人侵略戰。由於白人在人數上佔據了優勢,紐西蘭毛利人便發明了一種塹壕作戰,也就是用枕木材和一種叫PA的土方結構。於19世紀毛利人很快變得善長於輕武器,比任何一個比他們人數多得多的本土團體作戰更甚。只是因為勢不可擋的白人數量優勢,紐西蘭毛利人最終在19世紀60年代被擊敗。甚至在那時他們就贏得了公民權和國會指定席位。在紐西蘭,白人和毛利人間的流血戰爭最後以政治解決。雖然人數多的白人取得勝利,但少數民族的權力也因此建立。在石器時代,澳大利亞土著居民很快的被征服,但紐西蘭好戰的本土人卻保存了他們實質的權力。

查特翰島的結果並非如此。1835年初400個塔日那科毛利人乘著遊民雙桅船到了查特翰,年底又有另500毛利人到達。最後抵達的這群登陸不久後,毛利人開始以一種「takahi」的儀試或透過以「踐踏或穿越土地」的方式佔有了島嶼。

麥可王是這樣描寫佔領的:「在沒有提出任何警告,許可和問候的情況下,一隊隊手持步槍,棍棒,戰斧的戰士在他們的首領的帶領下走過莫里奧理族領土。如果侵略者屬意該地區,他們會草率地通知居民:他們的土地已被佔領,而住在那裏的莫里奧理人現在則成為其臣民。」

莫里奧理長者會議在一個叫Te Awapatiki.的殖民地召集,儘管知道毛利人喜好殺和吃被其征服者,儘管年長的首領們對努努克法則於現況之不適當性提出警告;兩個首領Tapata和Torea依然宣稱:努努克法律不是用來生存的策略,應根據條件的變化而變化,它是道德上之需要

因此就這樣決定了,對於努努克法則,將不會有反抗,也沒有折衷。麥可王繼續寫道:莫里奧理人變成囚犯,婦女及兒童被綁,他們中還有男人們被殺掉或吃掉,以至森林還有平原上到處散亂的都是屍體,那些免得一死的人像豬一樣的?養著,陸陸續續的被殺掉。

麥可王提出莫里奧理人不反擊的決定是對付毛利人野蠻的一個策略,毛利人因此誤認為努努克就是怯懦,意即就是毫無價值可言。到1862年,最初為數有2000人莫里奧理人只剩下101人活著。不試圖生存的策略直接導致莫里奧理人的毀滅。歐洲人眼看著毛利人對莫里奧理人的殺戮,並沒有做任何事阻止。

如果聖者甘地認識莫里奧理人,他也許會很欽佩他們:「一個人能為他所認為對的而放棄自己的生命是非暴力的消極抵抗和不合作主義的核心(非暴力方式的反抗之意)(用非暴力)勇敢在於死亡而不是殺戮」他說。但是正如麥可王所看到的,「莫里奧理人在二十世紀學會了一種不同于他們文化的、別的民族的戰術及哲學真理:非暴力只是反抗和你有相同道德心的敵手之有效利器」

最後滿身是血的莫里奧人,湯米‧所羅門死於1933年三月19日

在美國,英國和澳洲,一些和平主義者向那些保護和平主義者自由言論權力的士兵宣告他們的精神崇尚.如果不是北歐裔英語系美國人許多代士兵和海員們的保護,發生在莫里奧理人身上的災難同樣也會落到這些和平主義者身上。毛利人對莫里奧理人所做的一切,透過希特勒、東條、史達林及賓拉登及任何一個和平主義者所唾棄並與之抵抗的暴君,可能已經發生千百次在和平主義者身上。

正如一個廣為流傳的汽車保險桿貼紙所說的:「如果看得懂這個,請感謝老師。如果你是一個還未被暗殺或被奴役的和平主義者,請感謝軍人」。


作者註: 我們向有興趣閱讀更多內容的朋友們推薦下列書籍--
麥可王, 莫里奧理:重新發現的民族(企鵝篇,2000年);
湯瑪斯默頓,甘地之非暴力:聖者甘地著作選集(新著,1965);
希拉Natusch,地獄與高潮:德國佔領時期的查特翰島1843-1910(紐西蘭:飛馬印刷,1977)

柯大為David Kopel是研究主管,保羅葛籣特和瓊安艾森是獨立學會的高級會員。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 Moriori Lesson. A brief history of pacifism. National Review Online. Apr. 11, 2003. With Paul Gallant & Joanne D. Eisen.

回首頁 

Copyright 2015 David Kopel 柯大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