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Kopel 柯大為研究論壇 > 西弗勒斯‧史內普

西弗勒斯‧史內普

當不成的英雄 – 哈利波特第七集

作者: 柯大為 David Kopel
2005年7月19日

要是你還沒讀過哈利波特和混血王子, 請別看以下的文章。對於第七集故事情節的預測與第六集中重要情節細節的批露很有關係。

約翰. 蘿琳所著的『哈利波特隱藏的鑰匙』一書中, 許多令人讚賞的其中一點就是它強調人物姓名的重要性。 幾年前在一個國家評論線上我發現蘿琳對名字「葛雷分多」及「哈利波特」具有基督教含義的有趣及似是而非的理論。其他人物的名字也有有趣的基督教根源。 例如哈利忠實又護主的貓頭鷹Hedwig名就同名于中世紀基督教聖人,一個「主要宗旨為教育孤兒和棄兒」的小型慈善組織 St. Hedwing姐妹的女捐贈人。一個波特迷網站就包含了許多故事中人物名字及其含義的概要(只有到第四集)。 這個網站雖然多的是有趣的資訊, 並不會長篇大論地討論可以從名字中汲取的意義。

蘿琳指出,「西弗勒斯. 史內普」的絲絲聲使讀者想到一條蛇,這個狡詐,深疑的史內普具有許多蛇的特徵。而且西佛勒斯是一個不尋常的嚴厲的教師。但我想這個名字有一個更有含意的意思,也許它包含了即將問世的第七集的內容的關鍵。「西佛勒斯」是由「server」-切斷-變化而來。如果你把他的姓名放一起唸,讓每個音連在一塊, 就可查覺他的全名聽起來很像「切斷一條蛇」。

最後,我預測史內普會犧牲自己去摧毀蛇一般的伏地魔。 伏地魔的個人象徵(黑暗魔王)是從一個骷髏頭中伸出的一個蛇舌頭。(這個象徵無意中寓意著蠱惑人心的言論是死亡的一種形式)。表面上,剛出版的第六集中的情節發展好像和我的論點完全相反,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是相符的。讓我們從第二章「史賓奈尾巷」,史內普向納西莎. 馬份發了一個牢不可破的誓約開始看。這章節的標題明顯地是在指史內普住的街道。

但是這一章也是史內普在街道兩邊玩欺騙和雙重遊戲的生命結束的開始。在他向納西莎和貝拉特裏克斯解釋時,他曾「編造」了一個精製的「深深自責的故事」來博得鄧布利多的保護。(31頁)。當納西莎問他關於牢不可破的誓約時,貝拉特里克斯嘲笑說:「史內普只會提供同樣的空詞,同樣的油嘴滑舌…」(35頁). 但是,也許是他生命中的第一次,史內普為別人而獻上自己的命。 打破牢不可破的誓約的結果就是死亡。

婚姻在它認可的國家是一個牢不可破的誓約,魔法典禮就像一場婚禮:史內普注視著納西莎含淚的眼睛,跪在她面前,他們緊緊握手。當著「主婚人」的面,史內普被問了喚起婚禮誓約節奏的一些問題:「你,西佛勒斯會看守我的兒子嗎…」?每一個問題,史內普都回答「我會的」- 回應了婚禮牢不可破誓約的「我願意」。

隨著每一個「我願意」,舌焰纏繞著他們緊握的手。(37-39)。我認為史內普愛納西莎,他深愛的人是個自我陶醉者。但是在她生命的關鍵時刻 - 她的兒子處在致命的危險中,她的丈夫不能保護他們的兒子,納西莎冒著所有風險 - 甚至背叛黑暗魔王而招來他可怕的憤怒 --想盡辦法來挽救她的德拉克 (32).

因為納西莎和史內普的愛,他們最終不是黑魔王忠實的奴僕。

幾個月後,海格告訴哈利關於最近無意中聽到的鄧布利多和史內普間的爭論:「我只聽到史內普說鄧布利多把太多事情視為理所當然,也許史內普不想再做下去了…鄧布利多叫他出去,他同意了。這就是那時的全部過程」。(405-406)

高潮在鄧布利多和德拉克在天文塔上的面對面情景,鄧布利多提示了他知道全部關於馬份謀殺他的計畫。 然而鄧布利多並沒有在行動上反對德拉科, 因為鄧布利多仍然希望由德拉科自己證明他不是,從而把馬份引到正道上來。(585,591-92)

知道黑暗魔王命令馬份設法殺掉鄧布利多的是與鄧布利多有聯繫的西弗勒史內普. 我相信史內普向鄧布利多揭露了黑魔王的陰謀。 史內普還向鄧布利多揭露了他自己對納西莎做了牢不可破的誓約。 當史內普逐漸厭倦了保護德拉克的努力時,他和鄧布利多出現了爭執,鄧布利多堅持斯內普必須保守他的誓約。

鄧布利多對斯內普的誓約第三部分的瞭解-殺掉鄧布利多,如果馬份不能的話--解釋了鄧布利多臨死前發生的事情。鄧布利多想死(稍後我會解釋為什麼),他知道史內普正是可以並且必須做這件事的人。

想想鄧布利多和哈利衝回霍格華茲時鄧布利多說話時的含糊其詞:「史內普教授才是我需要的人」。(580)。這一次鄧布利多沒有希望史內普會像去年夏天鄧布利多從激戰中受重傷回來救他一樣。

當史內普到達天文塔時,他先視察了現場,但沒有行動。鄧布利多是無防備的。但是德拉克無法下手殺鄧布利多. 塔上其他食屍人很樂意去殺鄧布利多, 但他們不敢,因為黑暗魔王下令:德拉克必須是處決鄧布利多的人。 因為鄧布利多知道,如果德拉克不殺他的話, 已許下了牢不可破誓約的史內普也會殺他。也只有史內普會違抗黑暗魔王的命令,親自殺鄧布利多。

也正是在那時鄧布利多乞求史內普履行他的誓約。 校長說:「西佛勒斯, 這是鄧布利多第一次求人」(595),「西佛勒斯…拜託你…」

如果史內普是依照鄧布利多的意願的話,為什麼在殺掉鄧布利多之前史內普的臉是「厭惡並充滿憎恨地」盯著鄧布利多? 首先是厭惡必須執行一個不可原諒的詛咒,死亡符咒阿瓦達索命咒。在後來討論這次殺戮的時候,霍格華茲的師生一致表示他們從不相信史內普可以因為一個人所作過的壞事而殺他。為了履行牢不可破誓約和鄧布利多的願望,斯內普做出了與他的本性相反的行為。

至於「憎恨」,史內普知道, 一個男巫必須帶著憎恨才能成功地投放一個不可原諒的詛咒。 憎恨很容易地上了史內普身上,他集聚了腦中所有的怨恨--也許包括鄧布利多使哈利波特成為校長的最愛, 以及對自己悲慘童年及長大後許多殘忍行為的滿腔自恨。

但是我猜測「厭惡和憎恨」的主要因素是史內普知道了鄧布利多在幾分鐘前從伏地魔隱藏魂器的秘密湖裏喝下魔力藥丸一事。(注意「娼妓/可怕的十字」的意義 -- 克服死亡解救靈魂的不正當版本。)

鄧布利多在喝了十酒杯魔劑後忍受著痛苦。哈利推測鄧布利多僅是在喝的時候產生了幻覺。但我相信卻是鄧布利多看到了一些可怕的事實。

哈利看到鄧布利多變得害怕起來。他呻吟著「不想…想停止…我不想…讓我走….讓它停止…讓它停止…」(最後一句隨聲附合著在招魂者大法師一片中被魔鬼附身的女孩Regan大喊“讓它停止”的可怕叫聲。鄧布利多繼續道:「我不能,不要逼我,我不想…」然後「這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知道我做錯了,啊請讓它停止吧,我永遠不再,不再…不要傷害他們…都是我的錯,來傷害我吧…」(最後一句隨聲附合著年輕的驅邪牧師卡拉斯對魔鬼的叫喊:「向我來吧」)。 惡魔立即離開了女孩的身體,附在卡拉斯身上。卡拉斯立即自己投向窗外而死 - 因為阻饒了惡魔,卡拉斯在接收完最後的儀式後,才安詳地死去。

鄧布利多請求「讓它停止,讓它停止,我想死」!
然後就在哈利給鄧布利多第十杯也就是最後一杯前,鄧布利多吼道:「殺了我吧」!「這—這杯就會了」!哈利喘息著。(573)。

我相信鄧布利多發現他犯了一個可怕的錯誤而使伏地魔變得有權力。那麼只有死,鄧布利多才可以停止錯誤造成的傷害。因為鄧布利多很久以前告訴過哈利,「我像下個人一樣做錯事。 事實上,因為我遠比大多數人聰明,我的錯誤往往會相對更大」。(197)

什麼錯誤?它可能與伏地魔數年前安排的與鄧布利多的會議有關,表面上是要申請霍格華茲的教授職位。鄧布利多被會議阻礙,因為伏地魔(又名湯姆理德爾)明白地知道鄧布利多決不會雇用他,鄧布利多知道理德爾也知道。

然而鄧布利多讓理德爾進入鄧布利多自己的辦公室。在看會議重放時,哈利注意到會議最後一些鄧布利多好像沒有注意到的事情:「瞬間,哈利幾乎要喊出一個無意義的警告:他肯定伏地魔的手已扯向他的口袋和他的魔棍;但片刻過去後,伏地魔就走開了,門關上了,他離開了」(446)。
無論那天伏地魔秘密地施了什麼樣的惡性咒語 - 在鄧布利多的辦公室內迷惑某樣東西,或是鄧布利多本人 - 鄧布利多也只能等到在島上喝了魔劑後才意識到其後果。 魔咒可能與滲入霍格華茲(以非常高的魔力偽裝的)四個在霍格華茲外的鎮上等候的伏地魔的信徒有關。 因為鄧布利多在面試時告訴過理德爾, 如果他只想和鄧布利多說話的話,讓這四個人陪著沒有什麼意義。

無論如何,鄧布利多明白為了挽救無辜者,他必須快點死。 原因我們還不清楚。

史內普的最後情景與史內普不是黑魔王的真正奴僕的理論是一致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某種程度上史內普保護了哈利。他及時的用符咒阻止了哈利說出無法寬恕的咒語。史內普在第五集的尾端,魔法部攤牌時不在場,所以他可能不知道哈利已經施了一個不可寬恕的咒語。貝拉特裏克斯 (女戰士的意思,也是代表獵戶星座的右肩那顆星的名字) 確實知道哈利施了不可寬恕的咒語,但考慮到她自己在部裏失敗的困窘,或許沒有把戰鬥的每一方面詳盡地對史內普說明。

和哈利在學校操場外攤牌時,史內普的臉充滿了憎恨是可以理解的。哈利試圖施咒於史內普。 這個咒語是史內普還在霍格華茲唸書時,自己發明的。哈利的爸爸,詹姆波特已經用過史內普發明的咒語警告他的同學史內普(這是在第5集中,哈利在斯內普的冥想盆中所看到的史內普回憶)。

如果史內普一直在玩反對伏地魔的複雜的雙重遊戲(或至少當株牆頭草,隨時可以做決定,確定他可以跳入贏的一邊),為何伏地魔不知? 畢竟,就如同史內普在第二章中所述,黑魔王是「迄今世上所看過的最成功的攝神取念?」(像許多符咒一樣,攝神取念只是一種拉丁文的變體;在這裏是指『閱讀-思想』。)

答案很簡單。史內普是玄幻魔法業的一個極好的從業者。這個玄幻魔法可以阻止閱讀一個人的思想的企圖。記得在第五集中,哈利被命令上史內普那學習玄幻魔法的課 - 就是希望如果波特學得好的話(他甚至幾乎沒試著學過),波特就能防止伏地魔閱讀他的心智,儘管哈利和伏地魔之間有強烈的精神鏈結。確實,以隱喻的方式來說,玄幻魔法是史內普性格的本質。 他是一個表情難以理解的人。(35)。甚至從第一集後,蘿琳一直讓史內普作出令人驚訝的事。以致讀者從不能確切地知道史內普的真正意圖。

想想史內普也許知道全部的預言的可能性。在第五集中,鄧布利多向哈利解釋尋職者女巫特里勞妮在哈利出生前不久一天晚上進入一種她自己記不得的恍惚狀態中說出的預言。(427)(她的名字來自於希臘語「女巫」意思是「女預言家」。她的姓則取自一位19世紀英國的愛德華約翰特里勞妮,一位愛吹牛…很有才華的故事作家…其實不盡然。特里勞妮教授大致上是個愛吹牛的騙子,但她有時候也會作對事,如第6集中,卡片一直發送某個塔即將毀滅的訊息。)

特里勞妮告訴哈利她和鄧布利多的面試因為發現史內普竊聽而打斷了。(545)。 鄧布利多認為史內普只告訴伏地魔預言的前半部。(549)(第一部分是確定一個7月31號出生的孩子 –也許是哈利波特,或是納威隆巴頓-是伏地魔的危險敵人)。鄧布利多的假設是對的,因為伏地魔顯然不知道預言的第二部分,而且在整個第五集中都在茫然地想瞭解它。史內普明白地告訴伏地魔預言的第一半,因為伏地魔後來開始計畫殺小哈利,但他只是成功地殺了他的父母。

因此,鄧布利多和哈利認為史內普不知道預言的第二半,因為他們認定當時還是個食屍者的史內普會告訴伏地魔他知道的一切。 但是也許鄧布利多和哈利的假設都錯了。 也許史內普甚至在那時就在玩雙重遊戲,決定用自己嚴守預言第二半的秘密來保留些可以選擇的空間。 特別是因為預言暗示著最後伏地魔這邊可能不是贏的一邊。

預言的第一半是:「有能力征服黑魔王的人將來到。由三次公然反抗他的人所生,於懷胎七個月後出生。黑暗魔王將把他視為他的對手,但他會有伏地魔不知道的能力。」我認為, 第二半預言解釋,哈利之所以必須在第七集中死去是因為這樣伏地魔才能被摧毀:其中一人必須死於另一個人之手,因為兩人無法一同生存。有能力征服黑暗魔王的人將會在懷胎七個月後出生 (不確定因為我沒看過這電影)。

『當其中一人存活時, 另一人就無法活著』。 表面上看,這句話是荒謬的。 伏地魔和哈利同時都是活著的,都倖存。我們往往認為「活著」和「倖存」是同義詞。但是,如果這兩個詞真是同義詞的話,預言就是不正確的。

可被爭論的是, 如果一個人不會死,從在某方面來看他不是真正地活著。我們所見的不朽的人(也就是無盡存活的人)即是鬼和幽靈。 他們每個都存在,但沒一人活著。所以,只要哈利活著,伏地魔就不會死。由此推理,伏地魔並不是活著的。也許以一些尚不為人知的方式,只要伏地魔存在,哈利就是不朽的。

在提及戈德里克葛雷分多的劍時,鄧布利多聲明:「葛雷分多僅剩的遺物在伏地魔試圖灌輸魂器時是安全的。」(505)但是可能會有一個霍格華茲共創者留下的眾人不知的遺物嗎?也許戈德里克葛雷分多還有存活的子孫(就像伏地魔, 斯萊特林的繼承人, 是薩拉查斯萊特林 最後的一代子孫)

哈利出生在高錐克山谷。約翰蘿琳在書中詳細描述過有許多認為哈利是格雷分多的繼承者的原因。當芙蓉德拉庫爾用她的法國口音叫他哈利時,他的名字聽起來甚至就像「繼承人」。

哈利必須死而伏地魔「才能活著」(作為人類)而不是「存在」(作為不死的靈魂)的原因是因為最後的魂器是在哈利自己裡面。

在第六集結束的時候,哈利宣佈他計畫暫時回到德思禮夫婦那(根據鄧布利多先前的指令),然後在開始尋求魂器前, 在他的生命中第一次去高錐克山谷, 他幼年時的家。 (630-631) 回到他父母被殺害的這個家一途對哈利此行比他目前所能想像的還要重要。

在他16歲那年的夏天哈利回到他童年的不快樂的家, 然後再去他出生的地方,哈利想以此概述湯姆理德爾在他自己16歲那年夏天做的事。(363)。

「我肯定他想用你的死來製造他的最後魂器」鄧布利多向哈利解釋說。(506)。

但是伏地魔下在小哈利身上的死/魂器咒語竟出錯,伏地魔的身體被炸燬而消失。也許伏地魔確實在哈利波特身上創造了那個最後的魂器,自己卻毫不知情。哈利前額上狀似閃電的疤痕顯然不只是一個襲擊所留下的傷痕,因為我們知道它神奇地連接著哈利和伏地魔。它有可能是最後的魂器嗎?所以最後要伏地魔被消滅的話, 哈利自己也必須死。

也許有什麼辦法可以不殺哈利只摧毀魂器。 但從我們迄今所看到的,為了摧毀一個魂器,如湯姆理德爾日記裏所記的,魂器的帶原者也必須被摧毀。(密西根州法律系學生海蒂本德所寫的馬各的信的部落格中包含了有關哈利有一個魂器理論的廣泛討論)

最後令人不解的是:遠在鄧布利多和哈利到達試圖來取魂器之前,誰是在伏地魔湖島上的水池裏偷走魂器的“R.A.B”?妙麗的檔案研究顯示,沒有一個像是有 ”R.A.B.” 姓名縮寫的毀魂器者。(我們不知道哈利教父已故的弟弟雷古勒斯布萊克的姓名縮寫。但我估計妙麗是一個徹底的研究者,她不會沒有發現這樣一個明顯可疑人物的姓名縮寫。)

記得在他們成功地從伏地魔湖的洞穴返回的途中,鄧布利多對哈利說的話:「獨自一個人是絕對作不成的…」(577)。

那麼「R.A.B.」可能是拿了魂器小盒的三個男巫姓名的首字母。 而必須從岸邊搭的到島上的施了魔法的船可以偵測魔法,且這船只允許有一個成年男巫乘客。船沒有阻止哈利與鄧布利多搭乘是因為哈利還是個未成年人,所以他的魔力顯然沒有被船客偵測器記錄。 (564) 如果是這樣的話三個成年男巫乘船似乎不可能。「R.A.B.」三人組中有至少兩個未成年人嗎?或者他們騎掃帚飛過去?

而且不管誰拿了魂器都需要先喝掉它所有的魔劑而傾空水池。 在哈利和鄧布利多到達之前水池是怎樣又裝滿魔劑的?

我的理論是:R.A.B全部或部分是指西弗勒斯. 史內普。當妙麗彙報她的關於帶有姓名第一字母R.A.B的男巫的檔案研究時,這些男巫似乎都不可能是魂器的提取者,她斷言:「不,事實上,是關於…對,斯內普」(636)。 她指的是在她查找「R.A.B.」時,她偶然發現小報上關於斯內普的媽媽曾有個未婚用名「王子」並和一個麻瓜結婚的文章;妙麗已經發現為什麼西弗勒斯史內普自稱「混血王子」(636-37)。但當她說「R.A.B.」是關於史內普時,妙麗說的比她知道的多。

作為魔藥的天才,史內普也許已經知道吃了魔藥後壓制它的辦法。 同樣他也可能已經知道在他倒空水池,拿走魂器以後怎樣用新鮮的魔藥再裝滿水池。

我相信哈利在他的預言中是正確的:「如果我在路上遇到西弗勒斯史內普,對我越有利,對他越不利」。(651)但史內普和哈利之間的事會怎樣解決將比哈利現在所能理解的更為複雜。

我在網上搜索「R.A.B.」時加了「傳說」。我發現一個叫做Rab的克羅埃西亞的島和它的資助聖人的故事,和金色傳說中說的一樣。金色傳說的作者是傑科伯德衛格爾尼。是一本15世紀聖人傳記及其它虔誠的傳說。 在這本書的鼎盛時期,用所有歐州主要的語言出版發行,聲望僅次於聖經。這本暢銷書提供了神奇的魔法故事 - 以神奇的遺跡形式增加了基督教信念。

這是Rab的資助人的故事:

從前有一個迦南人叫羅伯比斯,是一個有著「健康及偉大身材」的巨人,他厭煩了「糟糕可怕的」面容。他決定「去尋找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王子並侍候和服從他。」這樣羅伯比斯就開始為世界上最有能力的國王服務。但後來他瞭解到國王害怕惡魔。於是羅伯比斯離開了國王去找魔鬼。在遇到魔鬼時,羅伯比斯「把魔鬼當他的主人和王」。後來,羅伯比斯發現魔鬼害怕耶穌基督。

這樣,羅伯比斯離開了魔鬼去求一個隱士告訴他如何為耶穌基督服務。隱士叫他用他巨大的力量運送人們渡過附近的一條河。一天,他扛著一個孩子,河水上漲,越漲越高。並且這個孩子像鉛一樣重…當他費盡力氣脫身過了河,把孩子放在地下時,他對孩子說:「孩子,你剛才把我放在極度危險中;你幾乎比整個世界加在我身上都重,我也許從沒有如此負重過。」這個過客顯示了基督幼年時的形象,並給他一根可以履行奇跡的棒子。

羅伯比斯這個名子(「邪惡的人」)被變成克里斯多佛 (「基督 - 搬運者」的意思), 是那個名字的第一個用法。克里斯多佛和他的棒子執行了許多奇跡,改變了上千人的心靈,勇敢地面對犧牲更改變了更多人。

我懷疑J.K. 蘿琳計畫把金色傳說直接寫進第七集,但是從她極為深厚的文學功底,博覽並精通廣泛的令人振奮的神話及歐洲傳說來看,她不可能不知道金色傳說。

無論如何,我想哈利波特系列的最後一集會完成西弗勒斯史內普的故事。作為邪惡的人,他一開始為平凡的權力服務,然後邪惡化身,最後以勇敢地冒著生命危險和使用他巨大的天份與真理面對面,當他從自己的罪過的負重中解脫出來時,也解脫了許多其他同樣的罪人。


柯大為關於波特更多的評論:
催狂魔肖特。麻瓜偶然的破壞哈利的騙局。動機線上。2004年6月4日哈利波特及阿茲卡班的逃犯電影評論。

解析蘿琳。國家線上觀察。2003年6月20日哈利波特隱藏的答案評論,極具說服力地說明了作品在Tolkein和 Lewis的傳統中是一個基督教小說系列。

流言:取消一個,燃燒一個。當揭示了哈利波特作者的撒旦的引證時,新聞提出了藥在死亡上的「作用」。洛磯山新聞/丹佛郵報2001年12月2日

麻瓜熱:哈利波特是個只想挽救文明的行動自由論者。國家線上觀察。2000年7月22-23日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Severus Snape: The Unlikely Hero of Harry Potter book 7. July 19, 2005. The true meaning of book 6 analyzed, along with the implications for book 7, through examination of the most ambiguous character in the series. Other languages: Pусский/Russian. Français. Español. Polski.

回首頁 

Copyright © 2015 David Kopel 柯大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