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Kopel 柯大為研究論壇 > 稍等十億分之ㄧ秒

稍等十億分之ㄧ秒…

決定性的納米技術可能成為一件可怕的事情。

作者:田納西州大學法學教授葛籣H雷諾茲
獨立學會柯大為 (David Kopel)

28年前,理查 尼克森再一次當選為總統。那是網際網路時代的112年,因為網際網路三個月等於普通時代的一年。尼克森時代有沒有可以作為當前21世紀的高科技教材?特別是納米技術— 一個新興的熱門爭議?

絕對地—如果你讀了ED理吉斯的生物戰爭的卓越歷史-生物的毀滅。理吉斯說明英國和美國的生物戰爭計畫從1940年開始到1972年簽署生化武器協定時結束,是ㄧ件多麼美好又令人恐懼的事。儘管理吉斯努力讓讀者明白為什麼科學家和軍事領導者們認為生物戰爭計畫是極重要的,但其內容擾亂人心,以致於此計劃最終由尼克森總統下令放棄不得鬆散。

但是這為時不久,因為結果是宣佈生化武器違法的協議正好與發起人的意圖相反。在美國、前蘇聯、和其他國家同意禁止生物戰爭之前,美國和蘇聯在這方面的進展是相當的,雙方皆不優先考量生物戰。但是禁令以後,蘇聯大量地增加了這方面的努力。(相當多的小國也是,他們大部分都簽署了此協定)

隨著生化武器的禁令,美國應該會遵守協議,但賭注是相當高的。因為現在蘇聯可能會取得一個決定性的優勢。結果,蘇聯創造了一個叫生物準備的新的研究組織,並大規模地加強對致命性疾病的研究。蘇聯不僅擴大了他們傳統生化武器代理的庫存,如炭疽熱、兔熱病並把天花『武器化』,大量囤積病毒庫存,並特別培育致命性劇毒。(那些儲備物資仍然存在,使得根除天花的『大勝利』成為只是偶然發生的成就。)

這個例子與今日息息相關,因為我們開始看到撤銷另一項技術的要求。其為奈米技術,一種目前只存在於電腦範本上的,還有一些極早期的實用技術表現的技術。眾所周知,Sun Microsystems的比爾喬伊曾爭論道:我們應該考慮在它還沒問世前就放棄這個技術。以避免世人誤用它而造成的潛在後果。(這也許將使喬伊的老闆史考特米克尼利不用再以提出無聊的反托拉斯訴訟來威嚇司法部以反對第一個奈米技術超過Sun Microsystem的公司)

儘管喬伊的爭論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熱烈的反應(不僅從技術評論員甚至是技術音樂家)值得深思的是,若喬伊的理論持續發酵時會演變成什麼樣的情形。儘管今天迅速發展的技術層面,未必是這樣的情節。但歐州已正在面臨新盧德份子意見的增長-如現今之反遺傳工程。在加州和美國的其他地方,拉爾夫內德的綠黨做得很好,他們提供盧德份子一個真正的反技術發展的選擇,而不是成為贊成商業經濟的附和者。

極平常地,盧德份子中之知識份子正成功地宣傳『小心預防原則』聲明除非確定它絕對安全的情況下,否則絕不嘗試新的事物。留意小心預防原則以揭露美國環保署於2002年的規定裡是否有提及一民主黨總統,或2007年左右以防有民主黨黨員欲跟隨喬治布希三世之環保署長威廉瑞利的腳步。

決定性的奈米技術是一個可怕的事情。事實上,生物戰爭的例子提供了一個抑制採用喬伊的『放棄』奈米技術辦法的可能性實際上可能會使事情更糟。首先放棄會剝奪我們可能受益於奈米技術的機會。如便宜的太空之旅,癌症治療,保持年輕、健康、長壽的身體。更糟的是,放棄會加速破壞納米技術的速度。在納米技術失去法律保護的世界裡,非法者將更有機會發展奈米技術。

如果對奈米技術的研究(如生物化學戰爭的原形)可能在難以發現的設備上小規模地秘密地進行,這樣研究的可能性相當高。恐怖分子會全力以赴地發展比傳統的生化武器更致命的奈米技術。這使人們很難相信喬伊的放棄理論。至少這也暗示喬伊和那些支持他的人們應一起坐下來提出一些更世故的論點。沒有人懷疑喬伊和他的支持者們的美意。但是生化武器的實例證明:好的意圖,甚至在大多數人具體贊成放棄一個技術的情況下,不一定會有好的結果。

但也有其正面價值。正如理吉斯注意到的,生化武器研究的情況就許多方面而言都是不幸的。但事實上這些可怕的武器從未被使用過。這個情形使很多人迷惑,但最好的論點似乎是理吉斯提出的:政治及文化因素對使用生化武器造成的不利影響遠勝過技術上的因素。

也許那也是一個教訓。在努力防止將來技術的下降趨勢同時,我們應該避免太狹窄地集中在技術上,而多注意即將要出現的世界。在自由、繁榮、和平的世界,奈米技術不會有什麼危險。在分裂、貧困、衝突四起的世界,其他技術(從熱核反應武器到突變的天花)將足以毀滅人類。如果這是事實,技術問題並非關鍵。性質和文化才是關鍵,正如一直以來,亦將永遠如此。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Wait a Nano-Second…: Crushing nanotechnology would be a terrible thing. National Review Online. July 5, 2000. With Glenn Harlan Reynolds.

回首頁

Copyright © 2015 David Kopel 柯大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