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Kopel 柯大為研究論壇 > 你有了身分證

你有了身分證

為什麼國民身份證是很糟的主意

作者:喬曼和獨立學會的柯大為 (David Kopel)
2002年2月5日11.45

儘管911劫機者看來一直正是他們自己說的那樣,相當多的人想讓我們相信基於全美核發與資料庫連接之滿載個人資訊的國民身分證能保證所有美國人安全的謊言。最後搭上了班列車的是美國機動車管理協會。

其欲把駕照作為美國及加拿大之國民身份證系統的基礎。並計畫向國會要一億美元開發一套以編號追蹤市民的系統以「確保一個更安全的美國」(羅伯特小奧哈羅2002年1月14日San Jose Mercury新聞線上版)

許多人,如機動車管理員們和ORACLE公司的Larry Ellison一樣,對促成國民身份證都有巨大的明顯的商業動機。其他人只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而讚美管理。不管他們的動機是什麼,他們每個人都假定,安全的、正確的資料庫的存在僅為個人造成鮮少的問題。但實際經驗為,正好相反。即使有著最善意的動機,但政府維護資料做得太差。幾乎沒有跡象顯示此國民身份證能提高安全或保護隱私。

看一看科羅拉多兒童保護中心註冊處的問題,由州政府管理的小的資料庫是相當有效率、公正及尊重隱私的。

以一種或另一種形式存在了近30年的註冊處現在是一個用於追蹤所有受虐待或受忽視兒童相關報告及對從事兒福工作的人們進行背景檢查的自動資料庫。理論上,這個註冊處允許其雇主立即確認其所雇用者是否有虐待孩子傾向,幫助州政府福利機構區分其為貫性虐待兒童者或遭惡意控告的受害者。2001年5月,科羅拉多州審計處檢查了註冊處。它包含的107,848個記錄裏面有113,681個確認的或認定的犯罪者資瞭料,還有907個不確定的間接犯罪者及144,334個兒童的資訊。它每月接收約450個新的報告。

儘管州政府竭盡全力,註冊處的錯誤率仍很高。當審計處把31個抽樣事件報告和註冊處的登記比較時,發現44處資料登錄錯誤。在107,848個記錄中有50,000個不完整。48個對孩子進行性犯罪的罪犯記錄樣本中,有40%沒有在註冊處登錄列出。而2000年6月1日,科羅拉多之一法律條例要求註冊處刪除所有經指控虐待兒童後被宣告無罪或案件已經取消的人的記錄。然而自2000年6月1日起及以後,司法部記錄的1,589個被宣佈無罪的人中,191個仍被非法登錄於註冊處名單中。

儘管註冊處可以追蹤任何人所犯下之小過,它顯然對虐待兒童的成功起訴僅有極小的幫助。在2000年半數以上的起訴被駁回。所有報告中近一半被列為「不嚴重」。科羅拉多法令對虐待兒童的定義相當廣泛,亦因如此,保有許多解釋空間。虐待兒童的行為包括任何非意外造成的瘀傷,拒絕履行身為謹慎的父母對兒童所應有的監護;創造極有可能傷害兒童智力或心理機能發展之生活條件的行為。註冊處員工及郡代表告訴審計處:「列在註冊處的犯罪者,鮮少有因虐待兒童而被逮捕、審問或判處罪行的。」

註冊處當初係設計為針對人口數約四百萬的州所使用。2001年7月美國居民人口估計約285,000,000人。因此國家身份資料庫會是一個相當難維持的資料庫。約16%的美國人口每年改變住處,而僅僅1%的錯誤率就會影響到幾乎三百萬的家庭。甚至相當小的聯邦資料庫的錯誤率就遠遠超過1%.1998年,綜計處報告:社會福利部門管理5千萬個受益人檔案。1997年處理了一億三千八百萬工人近二億二千五百萬的工資和所得稅申報資訊。

2000年,社會福利管理局檢查長重審了455個兒童社會福利受益人的樣本案例,發現86%不符合計劃需求。檢查長還估計:接受殘疾幾付的人中有一百三十一萬記錄不完整,缺少關於殘疾之具體資訊。1995年約翰J米勒和加圖學院的斯蒂芬摩爾報告:發現社會福利檔案的錯誤率高達5%---20%。

錯誤大肆破壞那些受疾病之苦人們的生活,那些不受社會福利制度保護或被美國國稅局錯誤追捕的人可以證明。由於這些官僚機構鮮少為他們的錯誤付出代價,要導正這些長期累積下來的錯誤簡直就是場噩夢。1996年11月8日,一位療養院職員錯誤地在黛博拉A霍金斯所在的療養院的出院單上「死亡」的格子上打勾。五十歲的霍金斯女士,剛做完臀部復原手術,也在等待腎移植的名單上。儘管療養院發出試圖改正錯誤的信且殘廢的霍金斯女士也造訪了社會福利局,但是醫療保險開始拒絕付她的醫療帳單。她又聯繫了議員及行政疏失調整處。於1997年2月26日,據華盛頓郵報指出,拜政府之賜,霍金斯女士在三個月零17天後還是死了。(1997年2月26日華盛頓晨報B1「改正巨大的錯誤」Courtland Milloy報導)

現在,資料庫裏的一個錯誤會產生可怕的後果,但錯誤將不會傳播給其他的資料庫。如果醫療保險相信你幾個月前死了,你還可以坐飛機旅行、買槍枝、或找到新的工作。但是有了作為個人生活資訊中心的國民身份證,一個悲慘的錯誤在一輪幅裏很快就會傳遍所有其他輪幅,使一個錯誤的受害者不可能正常地生活。如在法國,一名職員在國民身份證輸入時所犯的編排拼寫錯誤有時會不能更改,這樣一個人就變成了無此人。

另外,任何一個巨大的人口管理系統中疏忽的錯誤是在所難免的。故意的錯誤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將來仍然是。其中一個社會福利管理局用來與美國國稅局做為管理系統交叉比對的產品,裡面有一堆錯誤造成的、或用來找工作的假的失效的社會福利號碼。每年無法在W2比對的名字及社會福利號碼就會被放置於一個收入未定檔案中。這個檔案是用來收置那些無法鑑識其身分之「自願性社會福利貢獻者」。

現在此檔案裏有超過二億二千七百萬個記錄,其中關於社會安全號碼的11%從未發佈。執行是沒有希望的。2000年會計年度,社會福利管理局收到了46,840件有關濫用社會福利號碼的申訴。在1997年和2001年間,檢查長管理辦公室總共調查了5,655案例。

儘管國家身份證的支持者們吹捧身份卡內嵌的微晶片有絕對的防偽保護,但這個世界充滿了受過良好技術訓練會設計微晶片和層壓板證件的人。其實,防偽的證件還沒被發明。每年美國政府發行的約六百萬本護照為一般身分證明證件中最具技術挑戰性的。能通過外國檢查的贗品也不少見,1998年聯邦調查局報告贗品價格在二千到一萬二美元左右。

能讓人們非法進入並在美國運轉的外國檔贗品價格甚至更便宜。根據2000年加州司法部的報告,俄國護照的贗品可以從『旅行社』、『檔製造者』那以120---200美元的價格到手。一些騙子使用欺詐的手段取得正品。一個外國貿易財團用鎮靜劑從美國公民手上買到出生證明而取得真正的美國護照。(護照政策、計畫、顧問服務辦公室外事局主任John Hotchner於1999年七月二十日之證詞。「偽造、濫用社會福利卡和國家及地方身份證件」移民申請委員會,國會司法委員會)

不老實的政府職員也成了實際問題。1997年29個社會福利管理局職員被指控犯罪,犯罪行為包括製造假身份到欺詐性出售社會福利管理卡和濫用機密文件。2000年,一個職員因製造125張社會福利卡給一個共犯而入監。另一個為瀏覽社會福利局的資料庫,竊取替換之信用卡新卡在寄送途中遺失者的資料而被叛有罪。被盜資訊被用於啟動63張新卡。值得注意的是職員流覽社會福利資料只有在旅行者銀行通知社會福利管理局發現銀行的信用卡發行資料有可疑樣式時才會被發現。 如果賭注夠高,他們會敗倒在國家身份卡系統下。因為一張卡會是其他一切的關鍵,沒有理由相信人類不會被賄賂而製造假的記錄。

不是加強監督起訴可能的異端分子,恐怖分子、罪犯。國家身份卡的支持者們想讓當局進行不可能的任務,假裝有能力掌控一個充滿數以百萬無辜人民的不正確資訊且難以控制的資料庫。因為為惡者是人類的一小撮,這歸結到創建一個集中其有限資源監控無辜人民的安全系統。自由進行透徹的監視,真正的罪犯在這套沒用的系統中應該是很容易藏身的。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You’ve Got Identity. Why a national ID is a bad idea. National Review Online. Feb. 6, 2002. With Linda Gorman. 

回首頁 

Copyright © 2015 David Kopel 柯大為